欢迎访问庹昌友律师网!
某物流公司与符某工伤保险待遇纠纷案
发布时间: 2021-1-4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18)渝01民终198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汇X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淮安市清江浦区盐河生态科技城长江东路588号传化公路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508060239785N。

法定代表人:吕XX,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常XX,男,汉族,住江苏省涟水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符XX,男,汉族,住重庆市涪陵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庹昌友,重庆佳士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以下简称汇X公司)与被上诉人劳动争议一案,不服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7)渝0112民初1953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汇泉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常XX,被上诉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庹昌友到庭参加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X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第一、二、三、四项,改判汇X公司与符XX劳动关系于2016年10月22日解除,并驳回一审判决第二、三、四项中符XX的诉讼请求。主要事实和理由:汇X公司认为其与符XX的劳动关系于符XX的停工留薪期满后即2016年10月22日解除;符XX在停工留薪期内未提供劳动,也没有工资,一审法院支持符XX停工留薪期内的双倍工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失业保险待遇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XX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汇X公司上诉请求于法无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X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确认符XX与汇X公司劳动关系于2017年8月17日解除;2.判决汇X公司支付符于权2016年3月19日至2017年2月18日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11个月):3500元/月×11个月=38500元;3.判决汇X公司支付符XX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金:1.5个月×3500元=525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2月18日,符XX入职汇X公司。2016年4月22日,符XX在工作中受伤。受伤后,符XX在重庆市渝北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3天。2017年4月24日,符XX受伤被认定为工伤,诊断为:左跟骨粉碎性骨折。2017年6月28日,符XX申请劳动能力鉴定。2017年8月11日,符XX伤残等级被鉴定为伤残拾级。符XX为鉴定垫付鉴定费400元。符XX受伤后没有再回单位工作。2017年8月17日,汇X公司收到符XX以未缴社保及工伤为由向其邮寄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

2017年8月23日,符XX以汇X公司为被申请人向重庆两江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1、确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劳动关系于2017年8月17日解除;2、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38500元;3、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金5250元;4、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未依法购买社会保险的赔偿金17894.7元;5、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应休未休年休假工资965.52元;6、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失业保险待遇损失1575元;7、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工伤保险待遇: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4500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11232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33696元、停工留薪期工资21000元、护理费108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50元、交通费500元、劳动能力鉴定费400元;8、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停工留薪期以外病假期工资12000元。2017年9月5日,该委作出超时未立案证明书。符XX遂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庭审中,双方分别举示了《银行流水凭证》及《中国农业银行业务凭证》显示:2016年4月6日,汇X公司向符XX转账1200元,2016年5月23日,汇X公司向符XX转账3500元,2016年7月25日,汇X公司向符XX转账2570元,2016年8月8日,汇X公司向符XX转账2000元。双方均认可2016年7月25日转账的2570元及2016年8月8日转账的2000元系汇X公司向符XX转的生活费,但对2016年4月6日转账的1200元,符XX陈述为2016年2月18日至28日工资,汇X公司陈述为2016年3月25日至4月5日工资,对2016年5月23日转账的3500元,符XX陈述为2016年3月工资,汇X公司陈述为其中1750元为2016年4月6日至4月21日工资,另外1750元为生活费。

一审法院认为,汇X公司没有为符于权缴纳社会保险且符于权在汇泉公司受伤后已被认定工伤,符于权有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以及《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解除劳动关系,汇X公司于2017年8月17日收到符XX以未缴社保及工伤为由向其邮寄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因此符XX与汇X公司劳动关系于当日解除。

一、关于符XX工资标准问题。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六条第三款的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书面记录支付劳动者工资的数额、时间、领取者的姓名以及签字,并保存两年以上备查”。本案中,汇X公司作为用人单位,没有与符XX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约定工资标准,也没有举示向符XX发放相应月份工资金额并经符XX确认的相关证据,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认定符XX工资标准为符XX主张的3500元/月。

二、关于汇X公司为符XX转账款项的定性问题。对于2016年4月6日汇X公司向符XX转账的1200元及2016年5月23日汇X公司向符XX转账的3500元,双方对该两笔款项的性质做出了不同解释,考虑到汇X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对向符XX转账的款项具有解释权,因此一审法院按汇X公司陈述认定该两笔款项的性质,即2016年4月6日的1200元为汇X公司向符XX发放的2016年3月25日至4月5日的工资,2016年5月23日的3500元中的1750元为汇X公司向符XX发放的2016年4月6日至4月21日工资,另外1750元为符XX受伤后汇X公司为其发放的生活费。至于汇X公司有无足额支付上述期间的工资,因符XX在本案中未请求,本案不作处理。

三、关于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汇X公司没有与符XX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应自用工之日满一个月起支付符XX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2016年2月18日,符XX入职汇X公司。2016年4月22日,符于权在工作中受伤,对照《重庆市工伤停工留薪期分类目录》,符XX停工留薪期为6个月,符XX的停工留薪期至2016年10月21日届满。汇X公司没有举示证据证明未能与符XX签订劳动合同系因符XX拒绝订立或者符XX丧失订立劳动合同的能力等原因所致,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符XX不要求2016年3月18日双倍工资差额,视为其放弃部分权利,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故汇X公司应支付符XX2016年3月19日至2016年10月21日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25345元(取整数)(3500元/月×6个月+3500元/月÷21.75天/月×27天)。2016年10月22日至2017年2月18日,符XX没有上班,请求双倍工资差额无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问题。符XX以未交保险及工伤为由解除劳动关系,汇X公司应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支付符XX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5250元(1.5个月×3500元)。

五、关于未依法购买社会保险的赔偿金问题。符XX要求汇X公司将未交纳的社保费作为符XX的损失补偿给符于权,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因此对未依法购买社会保险的赔偿金17894.7元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六、关于未休年休假工资问题。符XX2016年2月18日入职,2016年4月22日受伤后没有再上班,符XX请求未休年休假工资,无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七、关于一次性生活补助金问题。汇X公司没有为符XX缴纳失业保险,应当支付符XX一次性生活补助金1890元(3个月×1050元/月×120%×50%)。

八、关于停工留薪期以外病假期工资问题。符XX受伤后没有上班,在停工留薪期满后未再回公司上班,也未举示证据证明需要休假并已经向公司请假,故符XX要求停工留薪期以外病假期工资,缺乏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九、关于工伤保险待遇问题。符XX在汇X公司处工作中受伤后,经申请,重庆两江新区社会保障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符XX受伤性质为工伤,汇X公司未对认定工伤决定书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故该工伤认定产生法律效力,汇X公司应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相关标准向符XX支付工伤待遇。

(一)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符XX被鉴定为伤残拾级,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应享受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为24500元(3500元/月×7个月)。

(二)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双方劳动关系于2017年8月17日解除,汇X公司应支付符XX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11232元(2个月×5616元/月),应支付符XX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30326.4元(6个月×5616元×90%)。

(三)停工留薪期工资。符XX的伤情被诊断为:左跟骨粉碎性骨折,应享受的停工留薪期为6个月,应享受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为21000元(6个月×3500元)。

(四)护理费。符XX受伤后住院治疗13天,汇X公司应支付护理费1040元(13天×80元/天)。符XX请求出院后护理费,于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五)住院伙食补助费。符XX受伤后住院治疗13天,汇X公司应支付住院伙食补助费元104元(13天×8元/天)。

(六)劳动能力鉴定费400元,是符XX工伤鉴定过程中产生的必要费用,汇X公司应予支付。

(七)交通费。符XX未到统筹地区外治疗,交通费500元于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一、原告符XX与被告江苏汇X物流科技有限公司劳动关系于2017年8月17日解除;二、被告江苏汇X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原告符XX 2016年3月19日至2016年10月21日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25345元;三、被告江苏汇X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原告符XX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5250元;四、被告江苏汇X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原告符XX一次性生活补助金1890元;五、被告江苏汇X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原告符XX工伤保险待遇82282.4元;六、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元,由被告江苏汇X物流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二审中,双方均未举示新的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结合案件审理情况,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上诉焦点在于汇X公司与符XX劳动关系的解除时间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该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汇X公司上诉称符XX停工留薪期满后未回公司上班,未提供劳动,也未履行请假手续,视为自动离职,双方的劳动关系于符XX停工留薪期届满之日解除。但是,劳动关系的解除与否,需要劳动者、用人单位向对方作出明确表意。从劳动者的表意看,在其于2017年8月17日向汇X公司邮寄送达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前,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均未明确作出解除劳动关系的意思表示,故一审法院对于用人单位的该抗辩理由未予采信并无不当,本院对该上诉理由亦不予采纳。

X公司未为符XX缴纳社会保险且符于权被认定工伤,符于权有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以及《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之规定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并依法主张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等权利。对于未签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等问题,一审判决说理充分、评判得当,本院不再赘评。

至于汇X公司在二审中提出的其余异议,因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汇X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江苏汇X物流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娅梅

审判员  赵文建

审判员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刘莉

书记员陈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