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庹昌友律师网!
方某与田某等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案
发布时间: 2021-1-4

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黔03民终269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方X,男,汉族,安徽省蒙城县人,住安徽省蒙城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X,贵州瀛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X,贵州瀛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方X,男,汉族,安徽省蒙城县人,住安徽省蒙城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田XX,男,土家族,贵州省务川自治县人,住务川自治县,

二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庹昌友,重庆佳士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方X因与被上诉人方X、田X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8)黔0326民初235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4月9日立案受理后,于2019年4月26日进行了二审调查询问,上诉人方展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何X,被上诉人方X、田XX及其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庹昌友到庭参加了调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X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求。事实和理由:一、本案借条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退伙后达成的结算。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过共同承包工程的投资合伙关系是事实,但上诉人早在2016年年初就向被上诉人提出退伙的要求,被上诉人于2016年3月份同意上诉人退伙,并于2016年4月底进行了结算。当时承包的钢筋劳务工程由于前期均是垫资,尚未进行工程收益,而投资款均是上诉人一人投入90万元,所以在结算时三方一致同意退还上诉人投资款90万元。由于当时被上诉人资金困难,因此三方协议将应当退还给上诉人的90万元投资款转化成借款,借款利息为月息三分。因此,借条中载明的借款90万元,就是结算过后的总的投资款。二、—审法院认定“退伙时未经结算,不能发生退伙的效力”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未因合伙而设立企业,法律并未规定未经结算就不能产生退伙的效力。三、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基础法律关系是合伙关系,属于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1.本案已经由合伙投资关系转化为民间借贷关系。上诉人一审提交的通话录音、借条足以证明被上诉人同意上诉人退伙,且上诉人的投资款转为了借款。被上诉人分别在2017年1月26日、2017年1月27日向上诉人偿还2万元、15万元,此时工程尚未结算,若上诉人未退伙,被上诉人向上诉人转款不符合逻辑,因此足以证明该款是被上诉人偿还的借款。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本案借条系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经过结算之后达成的债权债务协议,应当按照民间借贷关系进行审理。

X、田XX辩称,一、本案借条的签订时间为2015年6月28日,金额为90万元,但上诉人在2015年6月17日转入投资款20万元,在借条签订之后转入40万元,并没有上诉人所称的90万元。上诉人称三方在2016年4月底进行对账并结算签订了借条,没有证据证明,该借条不能证明三方已完成退伙结算。上诉人至今没有退出合伙,三方也没有完成退伙清算。2018年上诉人还与田XX就项目工程结算、工人工资等问题讨论。二、被上诉人2017年退给上诉人的款项不是借款,而是在其要求下转的合伙投资退款。上诉人是借其姨夫的钱入伙,该退款系上诉人偿还其姨夫的借款。三、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只有合伙的合意,没有借贷的合意,本案借条不是三方清算达成的债权债务协议,请求维持原判。

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田XX、方X偿还方X借款本金80万元,利息64.42万元(剩余利息以80万元为基数,按照月息2%从2018年8月30日计算至还清本息之日止);2.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由方展、田小勇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方X与方X系同学,两人感情较好。田XX与方X系合作伙伴,经常合伙承包工程项目。2015年6月,方X和田XX在贵阳共同承包了由安伟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发包的贵阳俊发城澜山郡D1.D2.D7.D8号楼的钢筋项目,因缺少资金,方X遂找到方X请其入伙,方X经思考表示同意入伙,并分别于2015年6月17日、7月6日向方X账户支付合伙资金共计60万元,且实际到贵阳工地上参与合伙事务的管理、财务记账、材料采购和考核等工作,但未签订书面合伙协议。2016年4月底,方X见工程迟迟无法竣工,投入资金较高且无法收回,决定退伙,要求方X、田XX退还合伙资金及利息,方X在未征得方X、田XX同意的情况下,独自离开贵阳返回安徽蒙城县老家上班。后在方X的要求下,方X、田XX向方X出具了金额为玖拾万元的借条一张,并备注“其中70万元利息已付到2016年3月31日,从2016年4月1日起90万元的利息按月息3分计算”。2018年8月31日,方X以方X、田XX拒绝支付其借款及承担利息为由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方X与方X、田XX之间的法律关系是合伙关系还是民间借贷关系。一审庭审中,方X对其于2015年6月份与方X、田XX在贵阳合伙承包贵阳俊发城澜山郡钢筋项目的事实及合伙事务未经决算的事实不持异议,结合方X、田XX提供的方X亲自记录的财务凭证,足以证明双方之间构成了事实上的口头合伙关系。合伙中,合伙人退伙的,虽不需要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但应当经各合伙人对合伙账务进行决算,未经决算的不能发生退伙的效力。本案中,方X作为合伙人之一,在合伙账务未经决算的情况下,单独退伙并不能对方X、田XX发生退伙的效力。此外,方X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借条载明金额是在双方的合伙事务经各合伙人一致决算的情况下由方X、田XX退还方X的合伙资金,方X、田XX向方X出具借条的行为不能使合伙关系转为借款关系,且一审庭审过程中,法庭向方X释明后仍坚持本案以民间借贷关系主张权利,不变更诉讼请求,由此可认定,双方的基础法律关系仍然是合伙关系,方X应当以合伙关系另行向方X、田XXXXX主张权利,故方X代理人提出的“本案法律关系已由合伙关系转为借款关系”的代理意见,不予采纳。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899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13899元,由原告方X负担。

二审中,上诉人提交了2018年5月17日其与田XX的通话录音,证明上诉人催田XX还钱,田XX认可欠上诉人的钱,三方清算之后将投资款转为借款,田XX也是同意的。被上诉人田XX认可该录音的声音是其本人的,但被上诉人田XX、方X认为该录音不是原始录音文件,不能真实的反映录音的情况,且不能达到上诉人的证明目的。被上诉人田XX、方X提交了二人与上诉人的微信聊天记录、借条复印件一份,证明双方在2018年1月至10月多次就工程结算、款项支付等有过沟通交流,与上诉人陈述的2016年4月已办理退伙结算互相矛盾,上诉人没有资金实力向被上诉人提供借款,投资款是向其姨夫所借。上诉人对微信聊天记录、借条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上诉人在2016年4月已经退伙,双方聊工程结算之类的事是因为上诉人多次催促被上诉人还款,所以对工程的关注度比较高。上诉人找姨夫借款合伙,合伙期间就有利息支付,所以结算的时候才会在本案借条中说明利息情况,这证明上诉人已经退伙且双方达成了退伙清算。本院认定,上诉人提交的通话录音不是原件,且通话录音中的内容不能证明投资款转借款的事实,本院不予采信。被上诉人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借条与本案没有关联,本院不予采信。

二审查明,方X、田XX向方辉出具的90万元借条上载明借款日期是2015年6月28日。二审审理查明的其余事实与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关于“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关于“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但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除外”之规定,综合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的诉辩主张及理由,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双方合伙关系是否已经转化为民间借贷关系。

双方当事人对自2015年6月起合伙承建工程项目没有异议。上诉人方X主张双方在2016年4月进行了退伙结算,达成了债权债务协议,双方合伙关系已经转为民间借贷关系,但被上诉人不予认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之规定,上诉人应对其主张承担举证责任。上诉人提交的退伙结算凭证即本案借条上的时间为2015年6月28日,与上诉人主张的退伙时间不符,且上诉人没有提交其他证据佐证双方进行了退伙结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之规定,上诉人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对上诉人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向方辉释明后,方辉仍坚持以民间借贷关系主张权利,不变更诉讼请求,由于方X主张的法律关系与一审法院根据案件事实认定的不一致,一审法院不应做出实体判决,而应驳回方X的起诉,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方X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判决结果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贵州省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8)黔0326民初2358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方X的起诉。

一审案件受理费8899元,予以退还,保全费5000元,由方X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7798元,予以退还。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审判员

审判员 陈文玉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涂振瑜